emo不矮

高掛山頂的工作人。萌點低狗。主tag:研綾。其他的也很多,不過研綾是主要的。
請多指教。
辦了推特 @emooooo39

【研绫】那之前的事

>轻食向
>故事设定在“声音消失之后”之前的日子(不用食用前文也可以观看)
⚠️人类设定
⚠️ooc或许
⚠️捏造
⚠️粗口有
⚠️3月时的文笔不忍直视


只有5段,之后再有想法会在补上(有再说)
-----------------------------------------------------------------------

[关于下雨天]

  伴随着下课铃声响彻整个校园,原先宁静的广场,逐渐变得拥挤。—— 即便正下着雨。
  绚都仰起头对着彷佛在嘲笑他忘了带上伞,不断降下滂沱雨水的天空叹了气。他无奈地将外衣的连帽戴上,移出走廊走至大门口。
  他没有为了不让自己湿透而奔跑。他走得从容,就像在享受着雨的洗礼一般。但其实他只不过是抱着‘反正都会湿’的心态。

– – 嘟

  口袋里的手机因新讯息而震动通知。绚都有些不耐烦地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看了寄件人姓名,绚都皱了眉,简略地回覆。
  没有新讯息传回来。大概是被对方的回应考倒了。
  大雨滂沱,不时还有着打雷声为这场雨的演奏会增加存在感。绚都放弃步行回家,他站在公车站牌旁等待那台送他返家的公车到来。
  停留使他更引人注目。
  当他埋头浏览手机时,顿了好几会儿才意识‘雨停了?’。绚都抬起头,见着的不是乌云遍布的天空,而是一把白底的雨伞。他侧过脸,脸色逐渐变得难看。
  “有带伞那回事...似乎是骗我的呢,绚都君。”熟悉的声音直打在耳边。他放低音调,低沉却依旧悦耳,不过这似乎不是目前该思考的。
  “我...借给别人了。”或许是心虚,绚都没将目光对上身旁的金木。金木没有反驳他的话,他只是笑着用手指指了指头顶上的伞。— 正是绚都遗忘在家的伞。啊,这串行为称作反驳好像也没什么错误。
  金木的举动使绚都无话可说,当然金木也没期待他多辩解什么。他换了手握住伞柄,将绚都肩上的背包扯过,往自己身上担。金木看向不知所措的绚都,忍住笑意轻声道:“我载你回家吧。”
  “喔...”

  绚都毫不在意将别人的车座位弄湿,想都没想地一屁股坐下去。金木也没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愉快,或许正是因为这般宠溺才养成现在的少爷个性...喔不,雾嶋家的小少爷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是这般状态了。
  金木从右手边上车,他将大衣顺手地脱了,然后再顺手的扔给副驾驶座上的绚都。他略过对方的大眼瞪小眼,发动引擎后看了他一眼:“把外套脱了吧,先穿这个。”
  忘了补上一句:“免得你感冒了我还得照顾你。”当然没有带上任何表情。
  绚都懒得再回话,除了他想不到该回嘴什么外,就是没意义。他听话的将带有恋人味道的外套套上。嗯,恋人味道,绚都是这么想的。”
  金木瞥了身旁的人一眼,笑了:“喂喂、绚都君,别闻着我的外套想奇怪的事啊。想要我抱你,回去再说啊,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绚都顿了会儿接受讯息。如意料之中的炸毛“操你妹的才想奇怪的事!我他妈的一点都不想你抱我!困扰个屁啊”
  “开玩笑的。”金木笑着试图安抚怒气满点的小动物“不过反应这么大...也是满奇怪的。”他挑起眉头。
  “专心开车!”绚都放弃与对方辩论,他摆了摆手表示投降。


[关于同事仓元的独白]
*伊东仓元为re:(原作)里的角色(原著设定是喰种搜查官,不过在这里他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有点ooc了抱歉。

  我是伊东仓元,和金木研是同期的工作伙伴!
  嗯...最近呢,我被后辈指派了一个很艰难的任务—“侦查!池面金木的女友!”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啦,不过内容大概就是那样,我很乐在其中呢。
  众所皆知的,金木研是个冰山帅哥。公司的女职员无一个不爱慕他这点是十分有可信度的,点头点头。
  不过呢,在传出金木有女朋友这消息的时候,好几排女同事倒下了啊...因为她们的不甘心,我就...被利用了。不过,我很乐在其中。
  “据说金木君只会在女朋友面前笑欸!”、“听说金木前辈对女朋友很体贴。”、“金木君的女朋友似乎是大美人。”...大概是这种话,她们常讲。我真的很不想伤害她们幼小的心,但是这些我一点也没听说过,天知道她们哪里来的密报?我连他有女朋友都不知道了~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显得有趣。我很乐在...诶我是不是讲好几回了?


  上回有偷听过金木和女朋友?的通话内容,不过我只听得到金木的就是了...让我来模仿一下,咳咳、
  “嗯,等会去接你。想吃什么?诶、那个没办法今天煮啊...改天吧改天。”
  还没听完全部,就被抓包了...嘿嘿、谁叫我坐在他正对面。不过从对话内容,我得到了两个可靠消息!ㄧ是池面金木除了长得好看,还很会煮饭,而且还很宠女朋友。二是女朋友桑似乎是撒娇型的!嗯?撒娇型是什么?嘛、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
  这是他五天前的谈话,
  “今天要加班,不会回去吃喔。你自己去买东西吃吧,还是你要把昨天的菜加热一下?反正别饿着了。...嗯,晚回去的话你就别等了,先睡吧。”
  这次依然,被抓包了...。被问了到底在干嘛,所以我只好卯起劲问:“金木有女朋友吧?”我费了好大一口气问出口的话,他竟然只用了一句话了结:“有啊。”现在的池面都好无情。
  “同居吗?”
  “是啊。”
  “年纪呢?”
  “大学生。”
  “长相呢?”
  “嗯...很多人说他比他姐姐长得漂亮些。不过我倒觉得用可爱来形容比较恰当。”
  “什么时候结婚?”
  “...仓元君,你问这些是要干什么?”
  老实话,我一点也没料到金木愿意和我说这么多...一不小心就问了奇怪的问题了...。

  前天大概下午4時的时候,楼下服务处的女同事来通知金木,说是有人找他。如果是客户的话不会在楼下等呢、平常也不见金木的朋友特地来公司会见他,机智的我推断—是传说中的女朋友桑!
  於是我忍者般的跟了下去...别吐槽我,听我讲完!正精彩的呢!
  当我怀着期待的心将目光投向金木身后的身影时,看到的不是长相可爱的女大学生而是一名年纪应该、似乎也是大学生的少年,看起来很年轻啊、分不出來啦。
  当下认为大概是弟弟之类的,看了互动以后我把通讯内容也当成在和弟弟讲话。是啊、我就是这么单纯~
  不过后来问金木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嗯如此中二的发言。
  “呐呐金木、上次来找你的是你弟弟吗?”
  “嗯?弟弟?”
  “嗯,那个年轻小伙子。”
  “喔,恋人。”
  “诶?我是说蓝黑色头发的那个男孩子喔!”
  “嗯,没错啊。”
  “不是女朋友吗...?”
  “你没问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
  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不过很有趣,告诉那些花痴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改天再试试吧。嗯?我刚刚什么也没说啊。(笑)


[关于咖啡]
  不管早餐是普通的吐司夹蛋,还是美式的培根加蛋,配上一杯特浓黑咖啡是最适合不过了。这是金木的习惯,时不时来杯咖啡都能使他的心情转晴。他除了沉浸在咖啡的滋味外,也享受着泡咖啡的乐趣,不过他家那位小男友似乎恰好和他相反。
  绚都讨厌咖啡。他讨厌它那种刚入口带着甘甜随后苦味蔓延至整个口腔的滋味。即便他姐姐的嗜好也是煮咖啡,他还是讨厌得极致。

  今天绚都起的反常早,引起了金木的注意:“今天起得很早呢。”但看来睡意还是满高的。
  绚都揉了揉右眼,这动作在金木看来是在好不过的早点“因为很香。”他的声音带着慵懒。喔、对了,今天是周六,休假日。
  “嗯?咖啡啊,要喝吗?”金木边应声边倒了半杯咖啡在平时用的杯里。
  “...不要。”语落,他转身走向沙发,边嚷着:“我肚子饿—”
  “早餐要再一会儿,我先帮你倒杯牛奶吧。”金木拿着他惯用的马克杯走至沙发。递给他后便坐在他身旁的空位。
  绚都接过牛奶,喝了一口问道:“不是亲手做的?”
  “你说早餐吗?昨天晚上不是有带车站前那间新开的三明治回来吗?拿来作早餐啦。”从桌上拿起今早刚送达的报纸开始翻阅“还是绚都君想吃我做的?”
  “没有。”
  “想一下再回答啊..这样好惭愧呢。”他装出受伤的样子,无奈地皱着眉。
  “少装了...”
  “哈哈、”金木早习惯了恋人的起床气,他不在乎地喝着刚冲好没多久的咖啡。感受到了视线,他偏过头问:“要喝吗?”
  “...”身旁的人没有立即回覆,他只挪了身子,然后扯过金木的手臂喝了一口。如意料之中的反应:“好苦...”
  金木笑着摸了他的头:“今天怎么有尝试的兴致?”
  “没...”绚都微微地鼓起双颊,或许是认为这么做能减缓苦意的蔓延。金木搂着绚都的肩,顺势的吻了下去。

  “...!”绚都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身前霸道的人推开“说了很苦了!”刚刚那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他好大一跳,不、也不能算吻,对方在嘴里含了咖啡,很大一口。叫作喂食还比较合适,不过听起来似乎不太妥当。
  “这样不是比较容易吞吗?”金木笑着,毫无悔意地开口:“再来一口?”
  也许是饿昏头了,“嗯...。”

  “我觉得你该劝劝那小子喝咖啡。好歹他姐姐开的是咖啡店啊、不应该捧场一下吗?”董香坐在吧台内以手托着下颚,抱怨般的和对面的金木讲着。
  “绚都现在会喝咖啡啦。”
  “诶?真的?”
  “嗯,不过他只喝我的咖啡。”
  “不公平...下次我一定要逼他喝我的!”董香握着拳,用着像是在和金木发战帖似的语气。

— 嗯,「金木」的咖啡。金木用嘴巴餵的。刚好三颗糖的甜度。


[关于热带鱼]
 

  因为光的照射,阳台边水缸的水纹印在木地板上。不时的波动,多少的令人有着变凉快的错觉。
  鱼缸里有着鱼,嗯,就是一只,是只花纹极美的热带鱼。至于为什么只有一只,大概是「太多会很麻烦」,雾嶋家的小少爷是这么说的。
  绚都喜欢跪在鱼缸前紧盯着鱼,夏天时甚至将脸颊贴上玻璃镜面。这般孩子气的行为使金木不禁忘了自家恋人今年25岁了。这行为并不是不好,毕竟绚都看得开心(鱼),金木看得也开心(绚都)。不过或许是因为夏天热,绚都会直接睡在客厅地板上,躺在那块印有水纹的地板上头。
  “你怎么又睡在这?”金木还穿着西装,他拍了拍绚都的脸颊“会感冒的。累了就去房里睡啊。”虽然睡姿不差。
 绚都缓缓坐起,他揉了揉眼窝“夏天谁会感冒...?”
  “上回不知道是谁?”
  “那只是刚好。”他用了个极没说服力的说词来回嘴。当然没意义。
  金木边扯着领带边问了“嗯?这次又为什么睡在这了?”见绚都丝毫没有想回答的意思,他叹了口气:“就这么喜欢这只鱼?”
  “...不行吗”后者无心地应了声。
  “...”金木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和鱼,你比较爱谁?”
  “鱼。”
  “思考一下啊...”


[关于ぽんた]
  

  每當朝陽升起,屋裡便會迴響著鳴囀。並不是雞的鳴叫安心吧,這不是農家。是沈靜了一整夜,為了就是清晨的鳴唱的鳥兒。

  金木的住所住了只八哥鸟。并非像雾嶋姐弟小时候捡到的一样,是特地为自家小男友买的。
  绚都看上去不像是喜欢小动物的样子,至少大学的女同学们是如此想道的。不过事实却如她们所想的相反。之前还养过兔子,不过因为没注意到,牠从敞开的阳台逃走了。
  金木想着,即便哪天家里变成了动物园,也说不上哪里不妥。
  那只八哥的名字的由来是极为随便的名词...?是绚都问着金木该取什么名字时金木正在读的书里头的一位路人甲的名字。汉字写起来倒是奇怪,不过叫得顺口就行了嘛,董香是这么说的。
  金木对鸟儿一点儿研究也没有(养育方法倒是知道的)。会学人说话的鸟类,他只听过鹦鹉。虽然他完全不知道眼前鸟笼里的鸟类到底能不能学会说话,不过他还是暗暗地对着他重复地说了几个字。
  当然是在他家小少爷不在时,被看到的话肯定会被嫌弃呢。


  “你明天没课?”金木经过沙发,忍不住手痒地搔乱了窝在沙发座位中央的绚都的头发。
  “嗯—”似乎想睡了,带着浓重的鼻音。
  “没课还是不能晚睡。去睡觉吧。”金木走至沙发前,架起绚都的腋下将他抱起。或许真的困迷糊了,他没有反抗,反而是回搂住金木。金木抱着恋人往卧室走去“啊、我明天要加班喔,可能不会回来了。”
  “嗯—”
  “明天早上,我就不叫你了,早餐我会放在桌上。晚餐的话,看是要叫外卖还是出去吃。”
  “嗯—”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嗯—”
  面对差不多睡着的绚都,金木只是无奈地叹了气,替他将被子盖上,躺在他身旁一块入眠。


  早晨,绚都被客厅传来的鸟鸣声吵醒。他不悦地撑开眼皮,瞥了一眼床铺旁的闹钟,时针丝毫没有偏差的指着9点半。想到自己今天没课便打算倒回去继续他的好眠,不过身旁的空位早失了余温,他也就下了床。
  才刚踏出卧室外便伸了个大懒腰,外加一个哈欠。
  阳台旁的鸟笼里精神亦亦的ぽんた歪着头朝着绚都投向目光。绚都当然注意到这可爱小生物的举动,他迈步往鸟笼走去。他点了点ぽんた圆滚滚的腹部“早安。”ぽんた像是在回应般的振了振翅膀。
  绚都满足地笑了,便往厨房走去,去享用他的「早餐」。
  “アヤト!アヤト!”
  他疑惑地回过头,只见ぽんた依然歪着头。绚都再次走向笼子“ぽんた...刚刚是你发出的声音?”
  “アヤト!アヤト!”牠没听懂他的问句,只是开心地不断重复喊着。
  “...到底谁教...”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是哪个好家伙干得大事。他拿了桌上的手机,点了金木研然后快速地打了几个字—
  没一会儿便接收到那个工作不认真的家伙返信,
  分明是故意接着绚都的语气,不过雾嶋家的少爷气得差点摔机。

今天依然很安定。

-----------------------------------------------------------------------
好久不见,我是emo!
真的还是一句,三月的文笔惨不忍睹。好可怕啊。
前阵子失踪了好久,虽然没有等着我回来的人,不过还是想说声我回来啦!
这篇完全是来搞笑的吧,我想。希望还能食用。
因为没有特别准备所以姑且把这篇当作绚都的生日贺文吧,太随便了呢,不好意思。虽然还有时间不过也写不完,所以提前好几天的,生日快乐!

下回再见面。

评论 ( 12 )
热度 ( 31 )

© emo不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