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不矮

高掛山頂的工作人。萌點低狗。主tag:研綾。其他的也很多,不過研綾是主要的。
請多指教。
辦了推特 @emooooo39

【研綾】聲音消失之後

>清水向
>人類設定
>ooc或許
⚠️捏造注意
⚠️搞得很像八點擋
⚠️時間跳來跳去 (沒有註解)
最後,除了文筆差以外沒其他的了。

啊這是給自己的生賀文。
-----------------------------------------------------------------------

   "那小子生日快到了喔。"


   在金木走遠好些步後,董香開了口叫住他。"嗯,我記得。"他難得在臉上添了份笑容:"謝謝你,小董香。"

 
  時間毫不留情地使金木的面容看來老了些。他的臉上有了些微的皺紋,現在看來,反而和他的那頭白髮還比較搭。風將他的頭髮吹亂,他並不是那麼地在意。
 他總在這個時間在這附近走著,沒有目的地的。平常他身旁總會伴著一個人,他會牽著他的手,兩個人肩併著肩一起走著。


   不過那個位置似乎空了很久。


   絢都生了場重病,就在他生日當天,7月4日的早晨,當時他27歲。病來得很唐突,而絢都讓病魔借住身體的時間也長得令人惋惜。


   "操、也太衰了吧......我會不會下一秒就死了?"絢都躺在病床中央,看著純白的天花板,帶著玩笑意味的抱怨了一句。

   "你還有力氣說粗話,表示你還好的很。"金木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下"我剛剛有打電話給你姊姊了,我認為必須和你告知一聲。"

   "你幹嘛多事啊......小病而已。"絢都露出嫌棄的表情回應了金木。

   "小病就趕緊好起來吧,小壽星。"


   他不明白,為什麼這時候偏偏沒有言靈顯現......?



   一個星期過去了,絢都依然躺臥在原先的病床上,而他的身體則是每況愈下。

   "到底是怎麼了?醫生到底說了什麼?不是說只是小感冒嗎?"董香ㄧ趕到病房便將心中的疑問全數丟出。

   "......小聲點,我們到外頭談。"金木瞥了眼病床上剛睡的絢都,拉著董香出了病房。

   "到底是怎麼回事?"金木沒有回應,只是輕輕地搖頭。

   "什麼不知道!這裡可是醫院欸!......別開玩笑了......我去和醫生談!"

   "小董香、"金木制止住激動得落淚的董香"他的身體機能沒有明確原因的下降,醫生也還沒有對策。"

   "什麼破醫院!換家啊!"

   "試過了。"

   "......"一句話擊破了董香抑止住眼淚奪眶而出的最後一道防線。她不計形象地哭了。



 
   "護士說你今天又沒吃飯了。"金木脫下外套,將它掛在椅背上。

   "難吃。"這是其次,他根本一點食慾也沒有。

   "我明天做點東西給你吃好了。這樣才好的快。"

   "你哪來的時間啊?好好工作吧。"金木在臉上擺了個笑臉:"小事而已。"

   "......10月了吧?"

   "嗯,怎麼了?"

   "是不是開始轉涼了?記得多穿一點。"絢都看著外頭樹梢上漸漸枯黃的葉子,無心的說著。

   "嗯,知道了。"



   金木偶爾會在絢都身體狀況不錯的時候拉著他在附近散步,說是怕他待在室內太久會發霉。他也會在絢都睡不著時,一邊摸著他的頭一邊唸書給他聽。即便絢都嫌書本內容無趣,他也沒有換本的打算。當絢都沒有食慾,一點兒東西也吃不下時,他會煮一碗粥。沒有多餘的配料,不過卻能讓絢都吃得乾淨。

   這是他平常做的事。似乎是為了絢都好轉的那一天快點到來,他什麼都願意做。




    金木坐在吧台前,一面喝著幾杯悶酒一面聽著同事分享生活趣事。不過他一點也沒將心思放在上頭。他只是靜靜地喝了一杯又一杯。在路人眼裡看來,他和失戀的人賭氣喝酒沒什麼兩樣。

    "金木前輩你是怎麼啦?"公司的後輩發現平常就安靜的惱人的金木更加安靜的異狀,輕拍了他的肩問道:"和女朋友吵架了?"

    "沒有這回事的。"金木擺了擺手,再度拿起又被盛滿酒的玻璃杯。

    "那是怎麼啦?這麼安靜,感覺跟我們不同夥啊!"

    "...沒什麼,只是他生了很久的病,在擔心他。"金木垂下了眼,有些無奈地說:"抱歉,今天好像沒辦法專心和你們聊天。"

   "喔,原來!放心啦,一定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我家那個老頭子上回也病了很久,不過他現在健康的像重生一樣!"

   "哈哈、也是......"

   "不過...能讓前輩無時無刻都在擔心的女朋友啊—好想看—一定長得很可愛吧!!!"

   "嗯,很可愛。"

   "我就說!"

   "不過他不喜歡別人說他可愛,他會生氣的。"

   "誒?"

   和後輩們道別後,金木先回住所一趟,拿了東西後便開車至醫院。

    打開門便看到剛爬起的絢都。他向前將枕頭移動至絢都靠得舒服的位置。

    "你喝酒了?"

    意識到自己回家忘了先沖澡再過來,金木點了頭:"嗯,同事邀的。"沒有等到絢都再次開口,金木將手上的東西向上舉起:"我回家拿換洗衣物,順便帶這個過來。"

    絢都才想伸手接過金木手中的兔子玩偶,嘔吐感便先抵達。

    金木放下手上的東西。拍著他的背,輕聲的:"沒事。吐出來會好些的。"

    他也沒吐什麼,多半是胃酸。畢竟他整天下來什麼也沒吞進肚裡。金木幫他倒了杯溫開水,見他沒力氣便一湯匙一湯匙的餵。他用濕毛巾擦了擦絢都的身體,問道:"還不舒服嗎?"絢都沒有出聲,只是搖了頭以作回答。

    "要在睡一會兒嗎?"絢都再次搖了頭。

    "要吃東西?"

    "我喉嚨好痛......"

    "因為你把胃酸吐出來了啊,而且正確來說痛的地方是食道...不過說喉嚨也無所謂。"金木撥弄了絢都的前髮"今天我同事問我你是不是長得很可愛,我說了對。說下次帶他們來看你。"

    "小心我揍你。"絢都沒好氣地給了金木白眼。




    "為什麼昨天不叫我?"絢都對著身旁一臉不解的金木吼著。

    "為什麼要叫你?"

    "...昨天你生日"

     "我到的時候你已經睡啦,沒事幹嘛叫你起來?你是準備了什麼要給我嗎?"金木裝出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看向絢都,意味深長的一句話。

    "...沒有。"至少想說聲生日快樂。

    金木撫了絢都的頭,笑了:"那我能許個願嗎?"

    "都過了..."略過絢都的反駁,金木開口:"希望我家小男友快點恢復健康。"



    清晨,東京下了今年第一場雪。絢都看向窗外一片白茫的世界,時間彷彿隨著呼吸慢了一拍。他不禁嘆了口長氣:"啊—新年了啊。好想吃年糕。"說出口的話帶著孩子般的任性。

    金木一邊削著蘋果一邊否決他:"你可吃不了那麼難消化的東西。"           

    "......你的頭髮是不是長了?該剪了吧?"聽到絢都這番話,金木伸手抓起前髮。嗯,確實該修了。  

    "董香那傢伙是不是說8月要結婚?"            

    "嗯,是啊。"金木點了頭,塞了塊兔子形狀的蘋果到絢都面前。見絢都沒在延續話題的打算,金木開口:"你好像很討厭你未來的姐夫?"    

    "...你才是吧!畢竟董香是你的初戀!"似乎是被說中了。  

    "嗯?我沒喜歡過小董香啊。而且初戀是利世小姐。"           

   "閉嘴!"




    最近絢都的心情特別好,自從上回雛實來探望他後。天曉得她和他說來什麼,反正他笑了很久,只要看到金木便會笑得發抽。金木見他高興也就沒多說些什麼。                                                                              

    不過很快的,他也不再笑了。或許是笑點過了,也或許是終於感覺到金木的無奈。金木再次開口問道:"小雛實到底和你說了什麼啊...?"

    "沒什麼啊,只是說前幾天我們家最優秀的金木研先生竟然開會睡覺。"絢都抱著枕頭,一旁的兔子玩偶顯得寂寞。

   "她從哪聽來的......"金木有些無奈地小聲抱怨,皺了眉頭:"有這麼好笑嗎?你笑了整整3天啊..."

   "還有其他的啦。"絢都擺出一臉'你求我我也不會跟你講'的臉。

   "我說你。"見絢都又開口,金木放下手上的書,抬頭將視線轉向他"好歹也刮個鬍子吧。明明才三十初,留了鬍子搞得像四十多歲的大叔。"

   金木看了鏡子一眼。的確多了鬍渣。"最近比較忙,忘記了。啊、絢都君開始嫌棄我了嗎?"

   "對啦、對啦。我才不要和大叔走在一起,之前留校輔導的時候和尼可已經受夠了。"

   事實上,無論金木的外表如何都無所謂。絢都只是看不慣如此滄桑的他罷了。他有多久沒有在他面前笑過了?

   絢都把金木正在讀的書霸道地抽走,明明是問句卻莫名的令人感到命令感:"你能不能抱抱我?"金木沒有為他的不客氣而不滿,他起身坐至床邊,以手臂環住了即便是坐著仍比自己矮ㄧ些的絢都。

   "怎麼了?"他問。絢都搖了頭然後將整個人的重心往身旁的金木倒去:"沒事。"

   "就不要護士剛好走進來,會很尷尬的。"雖然說著玩笑話,不過金木卻沒帶上任何語氣。

   "她早就知道了,我和她講過。而且看不出來的是白癡吧?"

   "喔,難得絢都君會和別人聊天。那麼,你和她說了什麼呢?"

   "不是我起頭的!只是她問你對我這麼照顧,是我哥嗎?我說不是,結果那個笨蛋竟然說難道是爸爸?"

   "哈哈、還真是......"

   "我還沒嗆她,她就說什麼...是戀人吧。還說了一大堆像是:要好好把握住,現在這樣子的男人已經不多了、你們兩個真的很登對之類的話...像個媒婆一樣。"見絢都輕聲的嘖了,金木笑了:"很可愛呢。"絢都的反應。後頭的那句話並未脫口。



   似乎是從3月開始,絢都的病情急轉而下。在一天內他吐了數回、昏睡了好久。原先認為已經逐漸好轉的期待全數跌落谷底。金木很怕絢都就這麼一覺不醒,不過他沒有將這份心情表露在臉上。但另一方卻在凌晨醒來時崩潰了。

   或許是積了很久,他一點也沒有壓抑的大哭,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耍賴似的:"會死呢、會死吧?為什麼是我?我還想再活久一點啊...我想再陪你久一點啊—我好想看董香穿婚紗的樣子,好想看她幸福的樣子...我想回家...我不要待在這裡..."

   他無力地扯著金木的衣領:"喂、你說我會死嗎?會死吧?對吧?說話啊、混帳東西。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偏偏是我啊?還遇到那個低能醫生,他根本連查辦法都沒去嘗試吧?世界幹嘛收留那個廢物?啊、是被放棄了吧。嗯,是我被放棄了......哈哈哈哈—"

   最後是和院方要求注射鎮定劑才冷靜下來的。隔天金木問他昨天的話是不是真心話,他的回覆則說不知道有發生這回事。似乎是,選擇性記憶。



   那件事之後過了幾天,絢都開始連睜眼的力氣也沒有了。金木也沒多想什麼,他明白,比他恐懼、比他不安的是眼前的人。他向公司請了長假,他想多花時間陪著絢都。似乎是害怕絢都隨時會離開自己,他沒離開過他。

   幾天前董香來探過絢都的近況,這次她沒有在他面前落淚,佯裝生氣地叫絢都趕緊好起來。還和他報備婚紗照已經拍好了。絢都有些勉強的的在臉上擠出笑容,說想看看。

   董香最後還是哭了,哭著怪自己沒將絢都照顧好。金木沒有多安慰什麼,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回到病房後,見絢都坐在床邊,說想出去晃晃,金木便推著輪椅帶他出去吹吹風。怕他冷著了還在他肩上披了件厚外套。理所當然的被嫌棄說太熱了。不過金木沒有將他身上的外套取走,只是溫柔地笑了,然後說:"披著吧。"

   之後絢都沒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享受著涼風掠過自己的雙頰。金木見他似乎有些累了便問:"回去了好嗎?"絢都輕輕地點了頭當作回應。

   金木扶著絢都躺上床,當他要坐回病床旁的椅子時被絢都制止住。他拉住金木的衣角:"能讓我抱著你?"言語中少了點平時的傲慢,語氣輕得彷彿能隨風而去。

   金木點了頭便挪了身體好讓絢都抱住。他將臉埋進金木的胸口,聲音有些模糊:"對不起..."

   "怎麼了?"

   "沒能陪你一輩子..."金木沒有出聲作回應"還有好多地方想一起去...還有好多事想一起做...還想牽你的手更久一點...我還想再活久一點..."

   金木將手扶上絢都的頭"嗯,我也,想再和你走更久一些。還想再看你賴床的樣子、還想再被你那個不管幾年都很稚嫩的吻技吻一次、還想再煮你喜歡的東西,看你吃得開心的樣子,還想...再牽著你的手走一輩子..."感覺到衣物被淚水浸濕,金木停下話。他在絢都額頭落下一個吻,輕聲地:"你別怕,我會一直陪著你。"

   絢都在清晨時走了,他的手直到呼吸停止前都緊扣著金木的手指。或許是因為害怕,他握得很緊;或許是因為捨不得,他一點也沒有放開的打算;或許,是因為太愛彼此了,直到聲音出不了口前沒道別,也沒將最後的那句話說出口—


   —我愛你。




   金木走在平常回家的路上,風吹得他一頭亂髮。十年過去了,他離開了十年。他身旁的位置空了十年,手空了十年。聽見有關他的事,金木不會想著感傷,他選擇將耳朵摀起,裝作什麼也沒聽聞。

   十年前的喪禮,董香哭得破聲,連自己的婚禮也不時地望向原先應該是絢都坐著的位置。金木卻一滴淚也沒掉下。也許是不想在他面前落淚;也許是他早已在心中建好他遲早會離開自己的觀念;也許,他早已在心中哭得泣不成聲,一滴淚也不剩了。

   如果當時他們一起老去,現在是不是正肩併著肩走在這條路上?如果當時他能好起來,現在是不是能一輩子一起走下去?如果,這段時間只是一場長夢,現在,他是不是該醒了?然後能再吻一次睡在自己臂窩的人。

    不過這一切只是如果性的假設。

     活在心中這句話,現在對金木來說,只不過是愚蠢至極的玩笑話。

     

     聲音消失之後,他仍存留在他的記憶中。


fin.

-----------------------------------------------------------------------

午安看到這裡的夥伴!我是emo!

有感而發的一篇500字上下的文(大概吧)。這是從3/1開始寫的,然後結束日期是3/7。我自己也被嚇到了(因為我很懶#)。

雖然是生賀文,不過就某方面來說是虐文吧?不過我認為我很不會虐...碼字碼到笑出來,想著我到底是怎麼做才能寫成這樣子差的?而且劇情還像連戲劇般鬧事...

裡頭出現了很多原作設定不會出現的台詞,不過因為自主設定是絢都27歲,多少也成熟了不少吧?覺得說些感性的話也不是什麼壞事。

原先這篇叫作'聲音消失了(声が消える)',不過在和小又的討論下將它改成了聲音消失之後。其實沒有差。

謝謝看完的任何一個人,請繼續喜歡這兩個人(喰種?)。

祝自己一聲生日快樂。

>>丟到word後才發現,總共有4621個字....我嚇到了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emo不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