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不矮

高掛山頂的工作人。萌點低狗。主tag:研綾。其他的也很多,不過研綾是主要的。
請多指教。
辦了推特 @emooooo39

【研綾】於情人節

我知道我遲到很久...不過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短文
>情人節腦洞
>同居設定
>ooc或許
>幼稚園文筆
>>>請想成白金木x絢都<<<
--------------------------------------------------------

絢都剛洗完澡出來,踏出的浴室還存著熱呼呼的熱氣。才剛踏進客廳便看見從未親眼見識過的坐姿,
"你幹麻正坐?"一臉擺明了的確不知道原因。金木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坐下。
絢都對於金木研沒有回應他而感到些許不愉快,不過還是坐至他前方。不同於金木的正坐,他隨意地坐下。
"你到底要幹麻?"
"......這件事我想過了"語落在奇妙的點上,任誰都會巴不得的要這慢郎中接下去說完。金木從身後的矮桌上拿了個小方盒並遞至絢都面前,打開了蓋子。
"你......"

"我們結婚吧。"
金木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絢都:"或許在名義上無法表示什麼,不過,形式上還是可以的。"
"...哈、哈啊?"絢都的雙頰通紅的極為明顯,教人想忽略也是實在辦不到。
"哪有人直接這樣講得啊?誰說我一定會答應你?"不對,你根本沒給我選擇!!!
"所以絢都是不願意嗎?"
"...也不是、"
金木無奈地皺了眉:"這種時候坦率點不是很好嗎?手過來。"絢都不滿地"呿"了,將手伸了過去。
金木將原先安置在方盒裡的其中一副對戒取出,很輕的套在絢都的無名指上。
一把搶過金木手上的方盒,將剩餘的戒指套往金木空著的戒指套往金木空著的無名指。
"哈哈、這是太緊張在發抖嗎?"金木抑止不住笑意,噗嗤的笑了。
"吵死了閉嘴。"
金木揉了揉絢都澎亂的頭髮,笑著:"可別隨便的就將戒指摘下啊"
"我又不是你。"
金木無視絢都的毒話:"這是有形的誓言呢。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絢都將下巴抵在金木肩上,沒好氣地說出十分肉麻的話:"沒有這個,你也得在我這。"

絢都沒有看見,不過金木笑得很幸福。
不是開心到笑得白齒全現,而是那種旁人看了也會被感染到幸福滋味得笑容。
"是是、"


"現在已經很幸福了......"保持現在這樣...就好。
聽見絢都不同以往的發言,金木產生了疑問。
"沒事。晚安。"
金木替絢都蓋上了被子,輕撫了他的額頭,在鼻尖落下一個吻,輕聲的在耳邊:"嗯,我也很幸福。遇見你實在是太好了。"
"晚安。"
兩人相擁著入眠,手指緊扣著並未放開過。
最令人注目的還是兩人指上刻有對方名字的戒指。

Fin
--------------------------------------------------------
在情人節當天並未嚐到研綾暖文,單身狗的我也是泣不成聲了。
因此沒心情寫文 (反正也沒人看,用不著趕#)
想棄文、身體和工作方面成直線下滑...等等這些,早已成為我逃避現實的理由了。

關於幸福的笑容:
我不清楚。

謝謝看到這邊的任何一個人。

评论
热度 ( 21 )

© emo不矮 | Powered by LOFTER